芫子和谦谦

微博@芫子和谦谦
刀男/N+C/绿川光/唱见
GOT7/BTS/NCT

儿子的新衣服!!!
做了一下午 想起明天要考试🙃
不管了 今天为儿子疯狂
#草莓与儿子

揉了一天了 红配绿 还是想照
我儿子真好看。

【一期鹤】CHOCOLATE·HOLIC

因为敏感词汇不准发……
走链接吧
https://m.weibo.cn/5518859585/4148035707713478

严重ooc 一个开头 正在努力中
名字没想好
起因是最近的夏日阵雨
可能名字也就是夏日阵雨了吧哈哈哈
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抑郁症故事。
想要给全世界安利我的一期鹤!!!

【宜嘉】知否

短篇
by芫子

1.
段宜恩喜欢女人。
王嘉尔知道,而且再清楚不过。
王嘉尔喜欢男人。
段宜恩,不知道。
2.
“今天Mark哥哥打得也很棒呢。”暑假最后的集训,依然有几个女孩子没有缺席,段宜恩刚下场,她们就蜂拥而至,矿泉水,白毛巾,葡萄糖,这些早就准备好的东西,被整齐的递到他的面前。
“嘉尔你也过来吧,有多的。”段宜恩把头歪过去,正好对上王嘉尔的眼睛。不可否认的,王嘉尔的眼睛很好看,就像能看穿一切一样。王嘉尔“哦”了一声就爬上楼梯,女孩子们把剩下的东西一股脑的塞给他。王嘉尔把手臂一抡转向段宜恩说:“你看啊这就是差别对待。”段宜恩笑了一声,没理他。
“真好看。”等女生们都散去之后,王嘉尔看着依旧笑着的段宜恩喃喃。
段宜恩没听清,抬起头问:“什么?”
“没什么,今天去酒吧么?说是新来的驻唱人气很高。”王嘉尔低着头若无其事的把书包拉链拉上。
“……去看看吧。”段宜恩抿了抿嘴,“是,该放下了。”
3.
王嘉尔至今都觉得这是个错误的决定。
当初为了和段宜恩关系更近一些,甚至还忍受了和段宜恩的女朋友在同一个乐队里朝夕相处。直至,那个笑容总是甜甜的小姑娘出车祸死了,段宜恩消沉的让他害怕,他也没想过要离开。
即使他知道,段宜恩喜欢女人,而且再清楚不过。
后来段宜恩渐渐走出来,王嘉尔看在眼里。他深知自己根本不像女孩子那样温和柔软,也根本不可能像那姑娘一样让段宜恩觉得重要至极,可他却还是犯贱一样的觉得,只要能跟在段宜恩身后,无论怎样,都可以。
4.
到了酒吧后段宜恩还是找到以前的位置坐下,看不出难过也看不出悲哀。王嘉尔就算再为他担心,也不好说些什么。
老板看见这两位客人,也没觉得气氛不对,就热情的调好两杯血腥玛丽递到他们面前:“终于知道回来看看啦?”
段宜恩知道这句话是对他说的,他望着那杯酒猩红的颜色干笑了两声:“老板,你知道吗,当初她最喜欢这个,我是和嘉尔一起陪着她喝的。以前她还在的时候,我就不爽这味道。我当时绝对不会想到,现在,这东西的味道,会变得更让人不爽。”
“宜恩,都过去了。”老板边说边看向王嘉尔,王嘉尔会意,搂住段宜恩的肩膀。他太瘦了,衣服下面的肩骨异常突出,硌得王嘉尔生疼——那疼痛感似乎要随着自己略快的脉搏蔓延至心脏。
段宜恩没有躲避,安安静静的任由王嘉尔搂着,然后一口一口的把酒咽下去。
新驻唱这时候上了台,那是个干干净净的小姑娘,没化妆,就像她当年一样。
——就像,她,当年,一样。
段宜恩瞥了一眼就立即挪开视线,朝吧台处喊了一句:“老板再来杯这个,不,多来几杯。”
王嘉尔没说什么,搂着他的手紧了紧。
5.
段宜恩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多酒,王嘉尔也从来没有从酒吧里出来还那么清醒过。每次都是段宜恩把王嘉尔搬回去,这次王嘉尔把段宜恩背在背上,他的胸膛贴着王嘉尔的脊背,他的呼吸扑着王嘉尔的皮肤。王嘉尔一下子就要乱了阵脚,他缓步走到街口打车,路上车还很多,灯火可以照亮远方的天。段宜恩还在小声的呜咽,他听得清清楚楚,而且简直想要转过头去与那人亲吻——事实上,他也真的这么做了。
两个人当着街上所有人放肆的接吻, 段宜恩唇舌间的酒气浓的让王嘉尔有些发晕。
他至今都觉得那时候的段宜恩美好的不像话——或者说,实在是,太不真实了。
6.
段宜恩听见关门声后睁开眼。
王嘉尔已经走了,他于是光着脚走到落地窗前。
深秋的地板已经冷得不行,让段宜恩彻底清醒过来。
他根本没有喝醉,他也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就没有拒绝王嘉尔那个突如其来的吻。
他只是很累很累,想要拥抱,想要休息。
7.
王嘉尔打了车,钻进车内,关上车门,然后计程车就离开了。
段宜恩看到这里,转过身去走到床边坐下。王嘉尔把自己的书包放到了床下的角落里,那落寞的样子就像是每一次王嘉尔看见自己和她一同离开时的一模一样。
段宜恩把书包捡起来,紧紧抱在怀里。
8.
段宜恩喜欢女人。
王嘉尔知道,而且再清楚不过。
王嘉尔喜欢男人。
段宜恩,不知道。
——这或许,已经不再是定局。

【瓶邪】失忆症

by芫子
写于8/17/2015
一个回忆

把小哥接回家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
文化不高,绞尽脑汁只能想出这个操蛋的词,风平浪静。
小哥还是没变,安静,寡言,让我觉得两个大男人住在一起并没有什么好别扭的。
只是他偶尔会突然叫出我的名字,然后我应,他笑,说没什么。我就打趣说,小哥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少女气息了?敢情青铜门里的蘑菇有这功效?
后来他听惯了,就索性不叫我了。
最后到了我不和他说话他就能闷一天的地步。
他变得会走错房间,变得只会用“你”字来称呼我。
——
潘子的祭日到了。
我去买了纸钱,回到家之后打了电话叫胖子一起过去。
我把装纸钱的袋子放在玄关角落里,然后过去叫小哥:“小哥,今天咱们去看潘子。”
他淡淡道:“是啊,他好久没来了。我们去看看这家伙到底一天到晚在忙什么。”
我一怔。
我忘了他终有一天会忘了我忘了其他的人和事,而这一天却来得这样快这样让我无法接受。
我想起他那段时间莫名其妙的叫我名字然后笑起来的样子。
我却对他开着那种操蛋的玩笑。
现在他什么都忘了,却依然对我好,想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而我什么都不能做。
我他妈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
我看着十年来我时常做梦梦见的脸,鼻腔酸涩。
他有些惊讶于我的哭泣,又不知道该做什么,伸出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喂,别哭啊。”
他就算是失忆了也那么不会安慰人。
看着他着急的样子我流着眼泪也笑出声来。
“他娘的小哥你是不是连我的名字都忘了,装啥装,小爷受得了。”
然后他把我一把搂进怀里。
“这部戏,我练了十年。演的不错吧。我谁都没忘。”
“我现在总算知道,吴邪你是在意我的。”
“所以吴邪你给我听好了,我这辈子,忘了谁都不忘你。”他在我耳边小声说,声音里都带着笑。

【瓶邪】等

by芫子
写于7/25/2015
一个回忆

张起灵
几年前我告别了他,独守长白山。
他还是天真的模样。
——
出了长白山,冻雨模糊了视野模糊了记忆。
或许我一直独身一人,初出长白山。
——
稍走远,我看见一个男人,苍白,寡言,面无表情。
他说,哟,小哥,回来了?
头痛。
熟悉。陌生。
----
吴邪
十年前我为他送行,看见他风雪路上背影渐小渐远,最后融成一个看都看不见的小点。
十年后我来接他回家。我眼前的男人,用何其奇异惊讶的神情望着早已变得油滑俗套的不再天真的我。
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认得我。认识我,这个早已有了妻儿有了浩荡队伍有了大笔生意的我,人在不见天真的我。
网友刷瓶邪都他妈刷爆了。这些操蛋的东西我也知道。
可是这样的我,怎么能满足她们的愿望?都他妈扯淡。我只能在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这天去迎接十年前同一天的这时我送走的他。网友都他妈比我激动,从山口至龙脉,延绵很长都是黑压压的人。大部分还和我的打扮差不多。
挺庆幸,他还知道哪个吴邪才是真正的吴邪。
——哟,小哥,回来了?
----
张起灵
我心情复杂的点头。他拉着我就走。我对他强烈的熟悉感让我情不自禁的信任他。
他有个女儿,有个漂亮的妻子。我都不知道老是寄住是否合适。
他不让我离开,手拉得很紧。
----
吴邪
他失忆了。把我忘得一干二净。心不由自主的抽搐疼痛。
七星鲁王宫,西沙海底墓,秦岭神树,云顶天宫,蛇沼鬼城,谜海归巢,邛笼石影。这部书写了我的十年前,和他十年来遗忘的片段。可此刻都他妈没用。谁他妈无聊去看那些陈年旧事呢?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中间十年我要把他忘得一干二净。
可是我对他的感情,早已深入骨髓。十年不忘,终成无果。
----
张起灵
睡梦中迷迷糊糊梦见他。截然不同的年岁犹青的他。
我们算什么关系?同伴?同路人?朋友?我也不明白。
----
吴邪
半夜我悄悄打开他的房门,看见他安静熟睡着的模样。
在床边放了一杯热水,贴上了一张便利贴,起身离开。
----
张起灵
我听见他匆忙离开的放轻的脚步声,睁开眼。
拿起杯子,从指尖蔓延至心底的炙热。
——小哥,你会想起我的。我知道你醒着。我等,再等一个十年。
----
——我等,十年不悔。

【昴流×杏】特殊关系

PS:灵感来源于昴流声优柿子的监禁男子CD。
微暗黑 文后为解读

我再也看不见过去的天空了。
———————————————————
刚进这所学校的时候,被告知比起普通科,我更适合制作人科。父母说,这样或许也不错。于是我就成为了这所学校第一个制作人科的学生,也成为了明星昴流的同班同学。
第一次见面,我就认为明星昴流是个可爱到有些傻气的孩子。
“转校生,快过来这里。”
他总是喜欢蹦蹦跳跳的出现在我眼前,却只是撒娇,并不认真练习。我也就因此经常对他特别关照。
“啊转校生我还想再玩一会儿嘛。”
他总会这样说,也总会被我提着领子扔进练习室。这时候他总是嘟着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我也总是用指尖戳戳他鼓起的小脸。
“哈,昴流真可爱。”
明星昴流的综合实力非常好,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他对我的关照也是最多的。
明星昴流就是这样一个特别的存在。
体育祭前夕,我就已经入学半年了。和班上的男孩子们混熟之后,和他的交流便渐渐变少。因为真绪要帮忙做学生会的工作,小真负责了调查其他班级派出的选手情况,北斗又要负责团队内的事务,由于我是制作人,我也需要常常和北斗一起处理事情,相比之下,明星昴流也就太闲了。
“转校生,快过来这里。”
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句话了。
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和他一起回过家了。
忙完事情之后已经很晚了,北斗说我是女孩子,总是要送我回家的。那一天他告诉我说,昴流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两天很消沉。
我没有回答,两个人之间的气氛突然有些微妙。在这时候,我隐约听到了一点第三个人的脚步声。
“大概是你压力太大了吧。你也是,明星也是。”
告诉北斗时,我听到了这样的回答。
然后那声音也就消失在我耳际。
体育祭终于到来,明星昴流又是开心的样子,迎面跑来扑向我这里,挂到我的身上。
“两人三脚,多指教啦。”
“这不是我和北斗参加吗……”
“我让他和我换了,吓了一跳吧。”
我无法拒绝。其实这也不需要拒绝。算是找到了一个两人独处的机会吧——其实我也只能这么想了。
北斗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在体育祭。
北斗曾说明星昴流是一个努力的笨蛋。
但明星昴流在这次活动里却并没有显示出北斗形容的那种笨拙,我们是第一名。
他像是不知道两个人的脚踝上绑着红绳似的,拥抱我的瞬间我倒了下去,听着他过分平稳的心跳我从头部蔓延至全身的疼痛似乎也平息了。
我被明星昴流带回了他的家。
我醒来的时候他不在我身边,身侧是半开着的窗户,框下了一块残阳似血的天空。
本想撑着身体坐起来,却发现我浑身都失了力气。
房间外有门打开的声音。
是他回来了。
我说昴流你可以扶我起来吗,他说你还很虚弱还是躺着比较好,来,把药吃了。
我又一次无法拒绝。
药苦到心里化成了困意,凭借着残存的意识我听到他不同于往常的声音。
“对不起。”
再度睁开眼,他依旧不在我身边。这次我听到的是他与哥哥争吵的声音。
哥哥似乎在喊着我的名字。
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才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绳子绑的结实。
哥哥依旧喊着我的名字。
“她只属于我。你如果再过来,我会捅了你。”
又是那种不同于往常的声音。
哥哥的声音被门隔断,我终于又只听得见他的声音。
看来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侧过头去看窗外,才发现苍白如纸的天空已经被有铁制防护网的窗户割裂了。
这之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又几度陷入昏睡中,事实上我除了昏睡也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这是醒来之后第一次看见明星昴流在我身边。他好像是很开心的样子,身上有斑斑驳驳的暗色痕迹。
“转校生,快过来这里。”
现在听到这样的话,我心里已经自然的产生了抵触。
我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他也不恼,走过来把我按进怀里。
“我还是很爱你。”
吻一点一点落在我的唇间,又慢慢滑至胸口。直到他放轻了动作扯下我的衣服,我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他好像还是很高兴的样子。
他说转校生,再也没有人会打扰我们了。
我再也看不见过去的天空了。

【解读
第三个人的脚步声来源于跟踪的昴流。
是昴流故意让转校生受伤的。
昴流杀了北斗和哥哥。

#宜嘉 天敌 (短篇完结)

童话小甜饼
by芫子
1.
王嘉尔喜欢吃芝士。
段宜恩是一个芝士做的小人。
2.
王嘉尔每天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打开冰箱,把段宜恩拎出来透透气。
段宜恩每天有一件不得不做的事情,就是被王嘉尔拎出冰箱,听他说一堆流水账一样的无聊事情——类似于“我今天又捡到一元钱”的那种。
3.
关于段宜恩的寿命问题,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至少王嘉尔买的那个里面装着段宜恩的芝士盒里的芝士,已经超过保质期很久了,段宜恩还是一副活蹦乱跳的模样。
4.
王嘉尔一直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把段宜恩吃掉。
段宜恩一直想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被王嘉尔吃掉。
5.
王嘉尔喜欢段宜恩,但他没告诉段宜恩。
段宜恩喜欢王嘉尔,但他没告诉王嘉尔。
6.
段宜恩还是很怕王嘉尔的,因为王嘉尔很有可能哪天想通了就把自己吃掉了。这种天敌似的存在,段宜恩始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他。
王嘉尔的身高是段宜恩的二十倍,对于段宜恩来说王嘉尔就是庞然大物——但依然是长得最好看的庞然大物。
段宜恩喜欢在王嘉尔开空调的时候窝在王嘉尔的熊玩偶里,软毛摩擦着自己的颈窝,给自己牵引过来甜蜜的梦。
王嘉尔喜欢段宜恩身体中散发出的芝士甜香的味道,让他很安心。每个段宜恩说要躺到熊怀里的晚上王嘉尔都会做很棒的梦,梦里段宜恩是个普通的大男孩,王嘉尔不用每天把他从冰箱里拎出来,不用担心他哪天就突然过了保质期坏掉,不用害怕把他搂在怀里睡他会融化。
7.
这种平静的生活持续了很久,直到有一天王嘉尔起床,发现身边大熊怀里的段宜恩消失了。
寻死?大冬天的,不可能啊。
他也不像是什么会莫名其妙离开的人。
王嘉尔第一次觉得自己心里特别空,以前小的时候别人把自己的芝士吃光了的时候他都没有那么难过。
可是到哪里去找段宜恩?谁会信这世界上还存在着段宜恩这种生物?别人都会觉得王嘉尔这傻逼在胡言乱语。
或许他和段宜恩的故事就这样到此结束了吧。王嘉尔想。
8.
王嘉尔每次打开新买的芝士盒之后还是会习惯性的失望。他总是把芝士条咬成段宜恩纤细可爱的轮廓,然后愣神。
芝士条又不是段宜恩,根本不会笑。
“一点都不可爱。”王嘉尔又一次把芝士条扔回盒子里,身子一仰陷进布沙发里。
门铃突然响了。王嘉尔翻了个身,没搭理他。
9.
“喂,混蛋,开门啊。”外面的人等了一会儿,突然就吼起来。王嘉尔吓了一跳,那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可他根本不相信是那个人。他晃晃悠悠磨磨蹭蹭的蹬上拖鞋,把门扯开。
10.
王嘉尔惊呆了。
11.
“Marky?”王嘉尔盯着眼前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漂亮男孩,念了段宜恩的昵称。
段宜恩扑向王嘉尔,脸带着外面的冰凉贴向他温暖的颈窝:“怎么,你还不认识我了?”
“你为什么变大了。”王嘉尔的大烟嗓此刻居然如此温柔,就像小孩子听见了童话故事让人意想不到的结尾一样。
“以前小着玩玩,”段宜恩一脚把门踢上,一脚踹踹王嘉尔把他往房间里推,“你要不要,做着玩玩?”
王嘉尔搂住他的腰:“喂,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你也喜欢我,不是吗?”段宜恩回抱住他。
“真巧。”王嘉尔拉开段宜恩一段距离,然后用力的与他拥吻,“不是芝士味了,真讨厌。”
11.
王嘉尔喜欢吃芝士。
段宜恩却不是芝士做的小人了。
可是。
王嘉尔喜欢段宜恩。
段宜恩喜欢王嘉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