芫子和谦谦

微博@芫子和谦谦
刀男/N+C/绿川光/唱见
GOT7/BTS/NCT

【瓶邪】等

by芫子
写于7/25/2015
一个回忆

张起灵
几年前我告别了他,独守长白山。
他还是天真的模样。
——
出了长白山,冻雨模糊了视野模糊了记忆。
或许我一直独身一人,初出长白山。
——
稍走远,我看见一个男人,苍白,寡言,面无表情。
他说,哟,小哥,回来了?
头痛。
熟悉。陌生。
----
吴邪
十年前我为他送行,看见他风雪路上背影渐小渐远,最后融成一个看都看不见的小点。
十年后我来接他回家。我眼前的男人,用何其奇异惊讶的神情望着早已变得油滑俗套的不再天真的我。
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认得我。认识我,这个早已有了妻儿有了浩荡队伍有了大笔生意的我,人在不见天真的我。
网友刷瓶邪都他妈刷爆了。这些操蛋的东西我也知道。
可是这样的我,怎么能满足她们的愿望?都他妈扯淡。我只能在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这天去迎接十年前同一天的这时我送走的他。网友都他妈比我激动,从山口至龙脉,延绵很长都是黑压压的人。大部分还和我的打扮差不多。
挺庆幸,他还知道哪个吴邪才是真正的吴邪。
——哟,小哥,回来了?
----
张起灵
我心情复杂的点头。他拉着我就走。我对他强烈的熟悉感让我情不自禁的信任他。
他有个女儿,有个漂亮的妻子。我都不知道老是寄住是否合适。
他不让我离开,手拉得很紧。
----
吴邪
他失忆了。把我忘得一干二净。心不由自主的抽搐疼痛。
七星鲁王宫,西沙海底墓,秦岭神树,云顶天宫,蛇沼鬼城,谜海归巢,邛笼石影。这部书写了我的十年前,和他十年来遗忘的片段。可此刻都他妈没用。谁他妈无聊去看那些陈年旧事呢?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中间十年我要把他忘得一干二净。
可是我对他的感情,早已深入骨髓。十年不忘,终成无果。
----
张起灵
睡梦中迷迷糊糊梦见他。截然不同的年岁犹青的他。
我们算什么关系?同伴?同路人?朋友?我也不明白。
----
吴邪
半夜我悄悄打开他的房门,看见他安静熟睡着的模样。
在床边放了一杯热水,贴上了一张便利贴,起身离开。
----
张起灵
我听见他匆忙离开的放轻的脚步声,睁开眼。
拿起杯子,从指尖蔓延至心底的炙热。
——小哥,你会想起我的。我知道你醒着。我等,再等一个十年。
----
——我等,十年不悔。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