芫子和谦谦

社恐 关注七天可评论
【绪川千世中心】

【宜嘉】rubber

1.
当看见那个老人向我走来的时候,我习惯性的向他微笑。他坐到我咖啡店吧台前的那一桌,然后向我点点头招手示意我过去。然后他点了一杯expresso,笑着问,年轻人啊,你有空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我把咖啡端来递给他,接着坐下来听他一点一点沙哑的讲完这个属于自己的故事。冬日的阳光透过窗玻璃洒在他的身上,他额边眼角的沟沟壑壑都闪着光芒。
2.
他叫王嘉尔,是个曾患过自闭症的画家。在父母由于事故早逝后,他被舅母收养,并经历了短暂失语。
舅母离婚后没有再婚,由前夫抚养的儿子只比王嘉尔大一点点。名字很好听,叫做段宜恩。段宜恩前些年随父亲去了美国,所以王嘉尔只在舅母书桌上的相框里看见过他。段宜恩是那种长得很耐看的类型,王嘉尔看的久了,就开始画他。
笑着的样子,生气的样子,流泪的样子,平静的样子。什么样子,他都画。
也十分奇怪,段宜恩本来是在王嘉尔的画里,却像是活在王嘉尔的生活里,和他一起长高长大。王嘉尔有的时候做梦也会梦见段宜恩,两个人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样。
有什么从未体验过的感觉快要冲破王嘉尔的胸口。
3.
王嘉尔是那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段宜恩的。
写生课的时候,王嘉尔迷迷糊糊的,就在画作的正中央描画出了少年的侧脸。少年笑的甜甜,夏秋交替日子里的阳光给他翘翘的鼻尖打下不轻不重的阴影。
王嘉尔回过神来看见少年的面孔,也被自己吓到,于是忙着去找橡皮擦,却始终找不到。
他或许是走得远了,周围连人都没有。写着自己名字的橡皮擦,或许也是之前落在哪里了吧。
他开始往回走。
树木葱茏,叶色已经是深绿。
回到集合的地方时,几乎所有人都到了。老师在收作品,王嘉尔傻了。这突如其来的检测让他措手不及。
破罐子破摔似的,他把那张画着段宜恩笑颜的纸张硬着头皮交给了老师。
老师拿着王嘉尔的画端详了一会儿,然后就笑起来:“嘉尔,你这画里画的,真像新来的交换生啊。也是,你可能也看到了,他刚刚在校园里走了一圈熟悉环境,明天就正式入学了。”
王嘉尔摆摆手:“啊随便画的……您说的那个交换生叫什么名字?”
老师的回答让王嘉尔心里全乱了。
宜恩,段宜恩。
4.
王嘉尔又忘了买了新的橡皮擦,刚刚踏进铃声冲进教室的时候他才终于想起来。
交换生已经站在讲台边,王嘉尔望了他一眼,然后坐下。
段宜恩比王嘉尔画中的样子还要瘦,眼睛亮亮的,实在是太过好看。
王嘉尔头脑一片混沌,段宜恩的自我介绍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反应过来的时候段宜恩已经出现在他的身边。
段宜恩埋着头写了个纸条,把橡皮擦压在上面递给他。
那橡皮擦上写着王嘉尔的名字。
5.
纸条上写着,It's ur rubber and u are my robber.
6.
王嘉尔抬头朝段宜恩笑,段宜恩做了个鬼脸,然后在课桌下握住了他的手。
7.
它是你的橡皮擦,你是我的抢劫犯。
你抢走了,我的心。
8.
故事结束了,王嘉尔笑起来,就像十九岁的少年。咖啡的香味氤氲在鼻尖,有个老人在这时叩开了门。
“嘉尔啊,回家了。”

评论
热度 ( 17 )

© 芫子和谦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