芫子和谦谦

社恐 关注七天可评论
【绪川千世中心】

我们终将被时光欺骗

有的树,花朵已经开败了。
我一直以来都认为,我们的一生中少不了花。仿佛少了花,生命就总要缺些什么。我去年写《夏热》的时候,开头起了许多个,最终定格成“团团簇簇的是花朵,也是年华。”我们的生命,就是要像这样被花朵填满的。
我喜欢三色堇。红色的大三色堇代表束缚。可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想要把什么留下来。
我出生在花开的时候,也想要死在花开的时候。我曾经细细的观察过髭切很多次。不管是刀柄还是他付丧神形态的米色发尾,我都总觉得他少了一点紫罗兰色的穗儿。于是在我的梦里,抑或是我笔下膝丸的梦里,膝丸发梢都结着那样一截细细的穗儿。我喜欢写他和花朵,因为花朵衬他,他衬花朵,再美不过了。我也喜欢写樱树,那里有树影盖过金泰亨鼻尖的痣,那里有八重樱的花瓣飘至鹤丸国永的眼前。我想我是喜欢花的,因为它是我的年华。
花败的快,自古就伤春。我读过这么多诗,第一次觉得自己也要伤春。伤这花败的太快,好像是时光欺骗了我们。可它也的确欺骗了。我所写的每一个字,都是我还能幻想的年纪的倒计时。我们终将被时光欺骗。《夏热》继续写下去,那旧院子里的樱树终将成为再无花朵的树桩,《CHOCOLATE·HOLIC》若能再延长,那花瓣也将再也无法飘进紧闭的窗户,《紫罗兰发饰》里膝丸也再不能见到兄长紫罗兰色的穗儿。我写《最后的告白》时,鹤丸被推人下楼梯,一期也只能说出“鹤”这一个字。有的时候表达了,反而还成了累赘,总是能够让人伤痛。于是,索性就不再写。我不喜欢冗长的故事,我的故事也写不长。因为我不喜欢花败,花自己也不喜欢。我们看的故事,主人公也总是最好的年华。可我们终将被时光欺骗,我们最好的年华终将过去,竭力保护的天牛也熬不过冬天。
我们终将被时光欺骗。
时光欺骗了所有人。
3/9/2018

评论
热度 ( 3 )

© 芫子和谦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