芫子和谦谦

社恐 关注七天可评论
【绪川千世中心】

关于抑郁症与人格缺陷

我初中的时候极度消沉过两年。
我对感情这种事情不太懂,六年后的我依旧不太懂。
刚进校的时候,就有一个男孩很喜欢我,我们在这里叫他Y吧。
高考前一个月的一天晚上,我下了晚自习准备回家,我妈堵在路上告诉我要多等一会儿。我打开微信发现三年没联系过的Y来找我,他告诉我他重度抑郁休学在家,他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了我六年前写的东西,他总梦见我,他很想见我。我看着学生走尽的空荡荡的灰暗街道,眼泪止不住的涌出来。

初中的时候人还是一张白纸,觉得世界干净极了,只要我是干净的,大家就不会害我。我当时的班主任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是的,当我后来知道她是介入他人婚姻才获得这个班主任职位的时候感到极其后怕。可我当时并不知道,她也对我很温柔。我这个人,别人对我好,我就会掏心掏肺。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总是被幼驯染欺负,室友劈头盖脸的一句话是“你怎么脾气这么好,这样以后怎么办”。我那时是一个很没有主见的人,知道Y喜欢我之后,一个叫C的女孩就撮合我们,我真的瞬间被感化,于是有了上文Y翻到的纸条。我们晚自习下课后会关了教室门和灯悄悄抱一会儿,他每次都说是真的喜欢我。我信了。可是班上总是有打小报告的,这件事很快就被班主任知道了。那个女人像是变了性格,先是找理由撤掉了我的课代表职位,然后又千方百计的找机会来让我难过。我知道她喜欢班上一个叫P的女生,那个女生喜欢Y。我初中的时候总是被人拿来和P比较,是因为脸,于是P就总是使出各种坏来让我难堪。当她知道我和Y交往后,就变本加厉。初二的时候我成绩一落千丈,正好班主任又分了学习小组,故意把我分配到P是组长的组里,这时候我的噩梦开始了。
我曾经的性格属于自来熟的那种,男生都比较喜欢和我聊游戏之类的东西。而P就不一样了,喜欢用身体去贴男生,做亲昵举动,说白了是卖弄风骚。当时每个学习小组都有一个本子,每天要写生活总结,交给班主任查阅。有一天轮到P写,我在上交本子前打开看了看,发现她在上面写我“调戏”男同学。我当然觉得冤,就在本子上写“既然我和男生讲讲话都算调戏,那不知道你每天贴着男生讲话算什么”。
P看到这句话就哭的梨花带雨,大部分女生全部都倒向她那一边,开始指责我。可能我当时就败在不会哭吧。
第二天班主任在全班面前说“不管你有多么美若天仙,你成绩不好,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我从那天开始重度抑郁,开始自残,至今仍然有严重的人格缺陷。我开始情绪化,开始会哭。我削苹果都会突然断片,回过神来发现刀对着脖子。
我开始疯狂的学,成绩一下子变得比以前还要好,超过了P,甚至成为前十。

然后中考前一个月,班主任当着全班的面点我的名字,说我上不了重点线。最后一次模考,她冲进教室骂我,那天考完了拍毕业照,我眼睛都哭肿了。

后来中考成绩出来了,我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考得好,再也没有回过初中,上周的同学会也推掉了。
我和Y的感情没有善终,那年暑假他封锁了他的空间,交了新的女朋友T,T过生日的凌晨他来找我,说了T的事,让我给他的定时说说点赞。我后来才知道那条说说里他有着对我从未有过的温情,他知道她有胃病,却从不知道我有。我想起当时室友说过的话“他和你交往只是为了炫耀”。

后来我的几次恋爱都不得善终。
那些男孩和我交往仿佛也都只是“为了炫耀”。

和现在的女友交往,才让我有了一点存在的意义和勇气。至少她知道我有很多病,也包容我的情绪化和敏感脆弱。

最后,那个Y告诉我他得重度抑郁的夜里,我给他讲起了P,讲起了班主任,也讲起了T,我告诉他我有了我现在的女友,最后我妈按了喇叭示意她停车等我,我擦干眼泪坐上车,告别了这次痛苦的回忆。

评论 ( 4 )
热度 ( 8 )

© 芫子和谦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