芫子和谦谦

社恐 关注七天可评论
【绪川千世中心】

【拉二咕哒】惩戒

·我流拉二咕哒 ooc有
·参考百度百科拉美西斯二世词条与fgo人设
·接拉二回家的一周年纪念日,随手发个小段子
·女孩叫薄绿是因为我的ID叫薄绿与蜘蛛 我喜欢膝丸这把刀【扶额】
·写的很仓促 欢迎捉虫


薄绿和奥兹曼迪亚斯相识于去年的今天。九月一号,一个对于学生来说不太快乐的日子。薄绿那时是高三生,学校提前补课两周,到九月一号竟然破天荒的放了假。虽说只有一天,也足够让人欢喜。那天老师也没有布置作业,薄绿趴在房间地板上精心布置好的召唤阵前,迷迷糊糊盯了一会儿,心里怀抱起隐隐约约的期待。
暑热依旧不减,窗帘被热风卷起漾出弧度。召唤阵中心的首饰被光影包裹发出耀眼且璀璨的光,日光明朗又炽热。
褐色皮肤的青年在那样的光芒中走出,强大的威压使得薄绿不敢抬头,只看见他脚踝上的金饰泛起光辉。
“无光之人啊,余之妻子妮菲塔丽的遗物,你是从哪里偷窃的?”
“余准许了,回答余。”
薄绿鬼使神差的抬起头,那金色的眼眸通透明亮,直要探入她的内心。
“……听说您只会在王后首饰出现的地方回应召唤,这是我购来的仿品,本也对您的驾临不抱希望……请王恕罪。”
奥兹曼迪亚斯的声音沉了沉。
“余原谅了。”
薄绿略微起身,看着奥兹曼迪亚斯垂下眼眸,却始终也猜不透他的想法。
奥兹曼迪亚斯走到床前坐下,沉默了。薄绿将桌上的果茶端去给他,碰到他太阳般温暖的皮肤。古老的王接过茶水抿一口,只说一句“太甜”。
召唤阵褪色,换来奥兹曼迪亚斯的万丈光芒。薄绿不曾见过那样的光芒,匆匆忙忙的要去夺过茶杯另泡新茶,却被奥兹曼迪亚斯制止了。
“也好,她不曾为余泡过这样的东西。余原谅了,告诉余,这是什么东西。”
法老的声音落寞又低沉,薄绿迟疑了一会儿,扯扯裙子坐到他对面的地上说:“是果茶。”
奥兹曼迪亚斯笑了:“你倒自觉,竟敢擅自坐下。”
薄绿看着他因微笑而眯起一点的金瞳,听到自己有点响亮的心跳。

奥兹曼迪亚斯是一位强大的法老,同时也是一位和蔼的父亲。
他似乎把薄绿当成了新的女儿,大复合神殿中的宝物,他都总要分给她。薄绿为高三的学业忙得焦头烂额,这位古老的王反而要为了她服务:经历了一系列困难他终于分清了微波炉电磁炉与烤箱,征服了他生前并未踏足的土地。
薄绿忘了对面的人是令人敬畏的王,总是情不自禁的感叹:“真是好吃。”
奥兹曼迪亚斯作势要唤出斯芬克斯威吓她,自己却也笑起来。

大年初一的钟声敲响时,烟花次第绽放。
奥兹曼迪亚斯站在落地窗前,看楼下的小孩蹦跳嬉闹,觉得有趣可爱,想拉着薄绿一同看,回过头去却发现薄绿已经睡着了,手里握着摘掉了笔帽的笔,习题本落在一旁。
他走到薄绿跟前,俯下身亲吻她的额头。
他想起妮菲塔丽,温柔和婉,与薄绿截然不同。
可是他已经快要想不起妮菲塔丽的模样了。
烟花仍一丛丛炸开,薄绿迷迷蒙蒙睁开眼时,五颜六色的光芒仿佛都失了颜色,落入她眼底的只有眼前灿烂美丽的金瞳。

高考前的最后一个月,薄绿每晚忙到一点。她变得紧张,睡眠总是不好。奥兹曼迪亚斯坐在她的床头给她慢慢的讲过去的故事,讲他卡迭石战役的幸运,讲他生日时加冕时有阳光穿过神庙,讲他与儿子追逐水牛。薄绿看着他垂下眼眸认真的样子,起了兴致,要去折腾他的下睫毛,惹得奥兹曼迪亚斯又要恼,便背过身去装作睡着。奥兹曼迪亚斯又气又笑,只能认输似的给她说晚安。

薄绿毕业了,与奥兹曼迪亚斯黏黏糊糊耗了整个暑假,转眼又到了九月一日。她拿出曾经作为召唤媒介的首饰给奥兹曼迪亚斯看,法老半威胁半玩笑的说:“那时余响应召唤,本是想惩戒拿走这首饰的人的。”
薄绿问,你怎么不惩戒我?是因为这只是仿品吗?
奥兹曼迪亚斯说:“本是如此,但后来余与你相处,觉得快乐。”
有奥兹曼迪亚斯在薄绿很少开空调,阳光耀眼刺目,搞得薄绿总是大汗淋漓。法老很少出汗,掌心永远干燥温暖。薄绿撒娇似的抱着他蹭来蹭去,他也不嫌。
最后奥兹曼迪亚斯说:“余曾说因为有了妮菲塔丽,太阳才放出光芒。”
“可余就要忘记她的相貌声音了。”
“后来余才发现,余以前都说错了。”
“你超越了她。”
“薄绿。”
他俯下身去捏住她的下巴,唇瓣相贴。
“你是余的心中挚爱。”

评论
热度 ( 10 )

© 芫子和谦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