芫子和谦谦

社恐 关注七天可评论
【绪川千世中心】

【一期鹤】夏日阵雨

算是给2017交差了。
被群里的红包活活逼成了一个飞速的be。慎点!!

#自此,他的生命中再无盛夏,有的只是泛滥的雷雨。#




“废物。”
鹤丸国永只听见这两个字。其他的话语都被窗外炸裂开来的雷声盖住。他感到庆幸,因为这两个字就足够他难受。
陶瓷碎片割裂的额角流出的血液都染上了中药的苦味。
——看来今天又要重新熬药了。
他笑起来,中药混着血液在淤青的嘴角停留。亏自己这种时候还在想这种事情。
雷声不断。没有人知道刚刚五条家又摔碎了几个新买的碗碟。

如果是这种死法的话——
鹤丸国永把水果刀戳进苹果里,透明的汁液滑入指缝。
——是要吃橙子的吧。

一期一振念出下一张挂号单上的名字。
“鹤丸国永先生,请进。”
门被推开,他发现这是一个白的过分、皮肤仿佛不通血液的少年。
“那么,鹤丸先生,请在这里坐下。”
鹤丸国永点点头乖乖照做,但丝毫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一期一振看向门外,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再度打开,缝隙里有两双眼睛。注意到一期一振的目光,两个人直接进到房间内。
——总算找到了他不说话的理由。
进来的是一对夫妇,男人不太说话,女人声音尖利刺耳,像一期一振每天回家时路过小巷里打骂孩子的坏母亲。
她说鹤丸国永总是不搭理她。
她说鹤丸国永性格恶劣,又是病秧子。
她说鹤丸国永总是想要自杀。
她说了很多,一期一振却听不进去。
身侧隔了矮脚桌坐着的少年并没有埋着头,反而平视着视线前的一处,一期一振看不清他的表情。
等到女人终于说完,鹤丸国永就说,你可以回去了吧。声音是一期一振没有想到的低沉,就像要隔断一切冷暖一般。
女人走上前去一巴掌落在他的脸上。
是像小说中形容的那样刺耳。
然后女人说,你还要医什么病,你怎么不去死。
不知道是有了怎样的勇气,一期一振把鹤丸国永拉到了身后。
“这位女士,请您和先生先离开,接下来的时间还请交给我处理。”
鹤丸国永动了动手腕,新的伤口被医生温暖的手指覆盖住了。

“所以鹤丸先生,现在我会带您回去。”一期一振知道鹤丸国永的父母已经离开,今天鹤丸国永会自己回家。
“我不想回去。”

大概是因为盛夏的蝉鸣太刺耳,吵得人性格都要变软;亦或是因为这个世界实在是太肮脏,显得鹤丸国永实在是干净可人。
一期一振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半拍。
本该是过了那种会心动的年纪。
最终还是把鹤丸国永带回了自己的家。
他给鹤丸泡好自己常喝的expresso,多加了一点糖,怕他觉得苦。
鹤丸说他是个被父母放弃的孩子。然后他笑了,银白的睫毛颤了颤,在眼底留下淡色的阴影。
一期一振说不出话来。
这是他心理医生生涯中第一次说不出话。
这样的孩子本该是正经历着最快乐的时光的。而他的嗓音他的微笑里仿佛都带着苦味,而一期一振没有剩余的方糖。
然后他圈住鹤丸的肩膀,说我们要不要出去走一走。鹤丸点头,不留痕迹的脱出他的怀抱。一期愣了愣,看向鹤丸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将expresso喝完。
他在轻轻的发抖。

走到一家甜品店门口,鹤丸停了下来。
小女孩粉红色的发带落在地上,在灰色的水泥路面上突兀着有些显眼。他走过去拾起来,握在手心。
“是之前那孩子的吧。”他转向一期,晃了晃手,“我过去拿给她。”
不是“你等等我”,也不是“和我一起去吧”,而是“我过去拿给她”。
一期点头,他就往前面跑去了。
少年发尾银白融入人群也是最明亮的颜色,一期一振总能一眼就望见。所以他站在甜品店的屋檐下,安静的等着少年归来。
可是天色渐暗,是要下雨的预兆。鹤丸回来是已经有闷雷在呜咽。一期终于向鹤丸的方向走去,却发现少年已经蹲在人群中,缩成白白的一团。
一期弯下腰去拉他的手,他轻哼出声。
“鹤丸先生,能起来吗?”
“鹤丸先生?”
鹤丸没有回应。
一期也不恼他,只是守在他的身边。
一期说,鹤丸先生,我在。所以,别怕。
他在发抖。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然后他开口了。
“我啊,从前就很怕打雷了。”
“可是你说别怕。”
“我每天都想要死掉。”
“可是你说你在我身边。”
“也要考虑考虑别人的感受哦。”
“因为你不应该对每个人都如此温柔。”
鹤丸的声音还在颤抖,声线依旧融入了太多的苦味。一期突然就后悔之前给了他一杯expresso。
“鹤丸先——”
“我没有关系的。我已经习惯啦。”鹤丸抬起头露出笑脸,未干的泪痕留在脸上显得有些滑稽。
一期抱住他。
他的心脏跳的过快,让一期也有些紧张起来。他伸手去将鹤丸揽起抱住,一点一点顺着他的背。
可是雷声在耳边轰鸣,鹤丸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仿佛溺水的鱼,无声的挣扎。
一期将他搂得紧了些,才发现他白色衣衫上有暗红的痕迹。
鹤丸靠在他的怀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一期一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笑出来的。
他理了理怀中少年有些长的刘海,揽着他往回走去。

自此,他的生命中再无盛夏,有的只是泛滥的雷雨。

评论 ( 1 )
热度 ( 25 )

© 芫子和谦谦 | Powered by LOFTER